维金斯的野望,与托尼-帕克的期许-亚博体育官网

来源:亚博 作者:亚博 时间: 2018-12-03 15:49:23

在开始今天的主题之前,我们先来看一则旧闻。森林狼老板Glen Taylor表示,他答应给安德鲁-维金斯顶薪合同,但首先,他希望听到维金斯做出“一定会在将来有所进步”的承诺。这条旧闻来自于2017年8月9日,彼时的森林狼刚刚组成一套志在西决的豪华阵容——蒂格、巴特勒、维金斯、唐斯,此外还有吉布森和克六,搭配上铁血主帅锡伯杜。不管是谁看到这支厚度惊人的球队,都不会想到他们要到最后一场常规赛的最后五分钟,才抢下最后一张季后赛门票。

安德鲁 维金斯

对了,他们还在赛季中期底薪捞进了德里克-罗斯,这位29岁的前MVP在季后赛场均14.2分,比杰夫-蒂格、泰-吉布森和克劳福德还高。而这三位球员的年薪加起来能买11个罗斯。森林狼的季后赛数据再次扩大了这种戏剧性的反差——在森林狼主力球员中,罗斯的使用率高居榜首,其余五名主力的使用率都在20%-24%的区间内。季后赛场均得分最高的巴特勒只有15.8分,只比排名第五的蒂格高出了一个三分球的差距。

森林狼可以说是“吃大锅饭”的平均主义的典型,蒂格、巴特勒、维金斯、唐斯,甚至克劳福德、罗斯,都需要球权和出手权,考虑到吉布森的近筐攻击,森林狼开场还会给他做几个球。然而场上的球只有一个,所以维金斯私下里和队友抱怨自己的队内地位只排在第三,就显得合情合理了。所以在这种情况下,使用率只排在队内第四的唐斯与球队关系不和,就更符合逻辑了。

布克在第一时间内晒出了唐斯(不知道什么时候)身穿太阳球衣的照片,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前队友拉文顺势用拙劣的修图技巧,给唐斯的太阳球衣换上了公牛标志。这种半开玩笑的行为不需要任何成本,却能在人们心中埋下不大不小的伏笔,唐斯会怎么想?森林狼和太阳会怎么做?别忘了,太阳刚刚表示:今年的状元签是可以交易的。

唐斯和维金斯这两个年轻人的抱怨都有其道理所在,吃大锅饭不是当今的主流,这是个以市场经济为主的时代,强如热火三巨头也要花一年的时间才分出战术地位的主次,如果不是韦德主动找詹姆斯谈话、转型打无球,他们可能还会尴尬而生硬地轮流单打下去。就像今年的森林狼一样。所以不管有几个持球核心,总要选出一个战术核心,围绕这个核心建立一套战术体系,然后把其他强点合理分配到这个体系之中。你当然可以搞好几套体系,但轻重主次总是要搞清楚的,两个同队的巅峰MVP都有“球队影响力”上的差距,更何况森林狼这些没有明显差距的球星呢?

回到文章开头的那条旧闻,森林狼老板还有更加不客气的话。我猜,他将来对球队的贡献会更大,我们要变得更好,他现在的表现还不值得这份大合同,他必须变得更出色。抛去球权被稀释的因素(我们就不用算他全面下滑的基础数据了),维金斯本赛季的真实命中率只有50.5%,创造了生涯新低,作为对比,威斯布鲁克本赛季的真实命中率是52%。所以,森林狼现在要面对三个尴尬的现实。第一,维金斯在拿了五年超级大合同之后,并没有变得更好,反而还略有下滑。

第二,拿了大合同的、表现下滑的维金斯,表达了对自己队内地位的不满。

第三,另一个年轻核心唐斯,和球队的关系也开始紧张了。

我们不用去责怪维金斯的脸皮有多厚,他和唐斯的不满都有理可循,他们都是气血方刚的少年郎,都对自己和未来充满自信,比起大锅饭,他们更想追求球队核心的地位——就像去年的欧文一样。年轻人(不管他们的实际表现到底怎样)追求核心地位,除了核心地位带来的名和利之外,还有一点——自我价值的提升与实现。

在自我价值这一方面,那些功成名就的老年人表现得尤为明显。杰里-韦斯特本可以在勇士颐养天年,但他在建立起这支勇士强军之后,就转身离开,前往百废待兴的快船,老爷子的理由很简单:“我在勇士感觉不被需要了。”更不用说“还想打三年”的托尼-帕克,他刚刚在本赛季被老爷子下放替补,在这个邓肯退役、波波维奇年近古稀、伦纳德迟迟未归的关口,帕克下放替补,其意义可能远大于我们的预估。

说明在波波维奇心中,帕克已经不再是那个能够在首发中帮助他们赢球的帕克,看上去即便是邓肯的修车行,也修不好这辆1982年款的法国老跑车了。和伦纳德一样,帕克今年夏天也要面对合同、未来和下家这些沉重的字眼,只不过在马刺眼中,比起36岁的帕克,摆平26岁的伦纳德才是今年夏天的头等大事。

帕克还想继续打球,他还想在nba实践着自我价值,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我还想留在圣安东尼奥,但我对一切选项保持开放态度,就算我离开这里,那也不是世界末日。”

够了,有这一句就足够了。

还记得邓肯退役时的情景吗?在被亚当斯帽到地板上之后,他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在季后赛中帮助球队,于是朝天上比了一个食指,然后安静地离开。

年轻人追逐核心地位的宝座,老年人则在捕捉自我价值的微光。你很难说这两者有什么本质区别,我可能只是玩了个文字游戏,它们其实都是一种东西。当人们得到它的时候,会在那一瞬间变得无比满足,然后在下一瞬间开始新的追逐;当人们发现已经得不到它的时候,就会在一瞬间进入无欲无求的贤者时间,就像武功全失的鸠摩智,从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武痴,变成了看破红尘的得道高僧。

当维金斯若干年后想起这份大合同和这则旧闻,想起生涯首次季后赛之旅和略显尴尬的数据与表现,想起自己起起伏伏的球队地位,不知道他会带着何种心态,露出那标志性的温暖纯真的笑容。

个中滋味,又与谁人说。

亚博体育官网>最新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