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得·马克斯维尔·戴维斯爵士:别了,斯特罗姆内斯-亚博|首页

来源:马克斯维尔 作者:亚博 时间: 2018-12-12 19:09:49

还是2014年的时候,伦敦交响乐团首演了彼得·马克斯维尔·戴维斯爵士(Sir Peter-Maxwell Davies)的新作《第十交响曲》。那天我在现场,不过并不是冲着这首新作去的。当天的上半场有文格洛夫独奏的布里顿小提琴协奏曲,那才是吸引我的东西。精彩过了之后,下半场的首演我并没有听进去。

据说这部交响曲的灵感来源是巴洛克时期的意大利建筑师,而我对这些背景故事一无所知。总之,在那天那个非常正式的场合中,我听睡着了……然后在大家山呼海啸的掌声中我睁开了眼,一个干净精瘦的小老头,穿着黑色的小马甲,蹦蹦跳跳地蹭上了舞台中心,像个小孩子一样手舞足蹈,同乐团握手,同观众致意,显得特别开心和精神。那就是我对彼得·马克斯维尔·戴维斯爵士的第一印象。我没有听懂他的音乐,但是我感觉,他是个非常单纯朴实的人。

去年的这个时候,我兜兜转转从英国到了美国,在无意间再次听到了戴维斯爵士的作品。和他那些宏大丰富的作品不同,这是一首非常短小的钢琴曲,《别了,斯特罗姆内斯》(Farewell to Stromness)。Stromness是苏格兰北部Orkney群岛上的小镇。对我来说,奥克尼岛上最有名的东西应该是高原骑士威士忌……这款酒很有意思,闻起来有烟熏味,但不浓烈,更像是篝火的袅袅余烟,又带着丝丝若有若无的甜香,入口更多的是大麦的味道,或甜或咸,渐渐淡去,余韵像是吹过的海风。像是面对大海而坐,这片无边无际的水域蕴藏着各种未知的神秘和可怕的力量,然而就在眼前的,只有它的风平浪静,它在夕阳下用浪脚一点点舔舐沙滩的温柔。这是我对酒的印象,也是我对那片土地的印象。

马克斯维尔

在戴维斯爵士的小曲里,神秘的东西消失不见了。他大概是很熟悉奥克尼了吧,音乐里透着的都是安详静谧。四个音定下和声的基调,直接就进入了宁静的主题。没有复杂的织体,无非是左手伴奏的和声与右手的旋律(偶尔有两个声部)。右手的每一拍都有左手的和弦支持,好像无边大海上的小岛,被海水轻轻托在手心,像摇篮一般宁静安稳。音符上没有多少表情或装饰,每个音都干净清楚,脆亮的质地仿佛透过了寒冷空气的阳光。中段的小调略带一丝离别的愁绪,就一点点,很快又化在清脆的音符中,渐渐驶远。

技术上来说,这首曲子的左手韵味十足。几乎从头到尾都合着右手的拍子按和弦,完全没有分解和弦,没有交叉呼吸或者交换声部,左手就是老老实实地,按下一拍,再按下一拍。但就是这朴实的节拍,让旋律始终有着明确的和声支持,让每一个和声都清楚明亮。于是,这首小曲变成了和弦进程的浓缩版本,像是还没有开始分声部写作的交响曲。戴维斯爵士让和声原原本本地发出自己的声音,使得音乐的音响虽然简单,却直入人心。

所以很有意思的是,这首曲子虽然有着美好的旋律,但是完全不适合旋律乐器。网上有加入小提琴或者小号的版本,用这类乐器演奏右手的旋律,可是效果不算理想。因为戴维斯爵士的作曲思路就决定了这首小曲只能用和声乐器演奏,它横向的旋律同纵向的和声原本就是一体。去年这时候,带着动荡里的不安,带着对苏格兰的怀念,我把这支小曲循环了很多天。一次在油管上找不同版本,忽然看到评论里一串RIP,那时我才知道,那个精神的小老头也离开了半年多了。而现在,又是一年了。这小曲简单的语言在时间的摩挲中愈显温润和隽永。它没有瞩目的成就,没有庞杂的内容,没有深邃的思想。但它会一直留在那里,像是水底的玉。

亚博|体育官网>最新更新